只要有愛,萬物皆可萌 ( ˇωˇ )(說什麼)
主食BG,偶爾食腐
基爾伯特教忠實信徒 ( ˇωˇ )

APH/刀劍亂舞/歐美

面包(原作向)

好喜歡這樣日常歡樂的糧啊www
最後一段實在寫太棒了www

似曾相識:



#封面故事真的超好玩
#稍微改了一下时间线

罗讨厌面包,草帽海贼团的所有人都知道。

船上的厨师有着灵巧的双手和细致的观察力,他掌握也迎合着每一位船上人的口味喜好。
所以罗在sunny号上每天都能享受到新鲜美味的饭团,没有梅干的那种。
罗上次早餐的时候提出自己不吃面包,他那位金发卷眉的北海同乡就一面吐槽七武海的挑食,一边迅速捏了一盘饭团。
罗还是很满意的,在吃到梅干饭团之前。
罗吃到梅干饭团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吐出来,不过在灌下了半瓶啤酒之后就拍案而起和山治吵了起来。
第一次有人在船上对山治的早餐表示不喜欢的,也是第一次有人敢在山治面前批评食材的。
山治的餐桌礼节当然不允许罗对梅干的浪费,两个人唇枪舌剑,在索隆的起哄之下差点干起架来。
顺便说一句,索隆起哄是因为早上起床后卷眉没肯给他酒。
不过两个北海人的吵架在路飞一口吞下梅干饭团的时候结束了。
很少有人会因为饮食和山治吵架的,起码草帽海贼团的人都对自家厨师的手艺颇为满意,所以罗的“不吃面包不吃梅干”的挑食习惯就牢牢印在他们脑海里。
路飞也记住了。

说实话,能让路飞记住的事很少。但是罗不吃面包这件事被记住,就不见得是好事了。

一行人从庞克哈萨德去往德雷斯罗萨的航路上短暂地停留在了一座小小的夏岛上。
岛上正值秋季,合适的气温,没有村庄也没有人类的打扰,安静甜谧好似世外桃源。
船停靠下来进行短时间的维护,一行人也趁此机会踏上陆地休息一下。
山治在沙滩上架起了烧烤架,开始料理乌索普钓的鱼。一边的布鲁克在调试吉他,娜美和罗宾已经在遮阳伞下享受特调橘子气泡水了。
罗还是拿这群及时行乐的人没办法,这群海贼一直以一种旅行团的心态四处开宴会,可以说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反正说了他们也不听,只要不影响计划,罗也就随他们去了。他在料理台边晃了晃顺手抄走一瓶葡萄酒,然后就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握着刀往树荫走去。


山治叫住他是完全意料之外。
“啊,罗,你先别喝酒。马上要开饭了,路飞还没从森林回来,你去帮忙找他一下吧。”
罗皱了皱眉,对于被阻止喝酒还有被命令都觉得有点不爽,不过想到开饭前和厨师结下梁子不是什么好事就作罢了:“你不让索隆当家去找吗?”
“那家伙不能离开我视野范围,不然他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山治说着把头往陪着乔巴玩沙子的索隆的方向偏了一下,“其他人也在忙,所以就麻烦你去把那个白痴船长带回来了。到了饭点还不回来,那家伙肯定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了,这种时候能制服他的人不多。”
然后罗的酒就被收走做调料了,山治又开始忙起来,一副把他往路飞那边赶的样子。
罗回头望了一眼森林,叹了口气,还是抱起鬼哭走了过去。


“喂,特拉男过来了!准备好!”
“吱吱!”
“白痴声音太大了!”
“吱呜——”


罗已经走到了森林很深的地方却没有见到路飞的身影,照常来说路飞的行动应该十分高调显眼才对。
罗又走了几步,然后在一棵树下站定。
有什么不对……
“就是现在——!”
“room!”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罗周围十几棵树瞬间被截成几段,同样被拦腰斩断的还有一只惊慌的猴子。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空地上只有握着出鞘的鬼哭的罗,一只只有上半身还抱着面包的猴子,还有开着二档冒着蒸汽的路飞。

“草帽当家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罗的脸色不太好看。
“可恶啊,失败了,我还想看特拉男吃了面包的样子呢!”
罗当然知道路飞想干什么,不过开着二档却拿着两个面包的样子确实好笑。
“你为了这种事就能随随便便动用战斗状态吗草帽当家的!你是小孩子吗!”
“特拉男你不也是用了能力吗!只是吃一口面包而已,你要是肯乖乖吃一口我也不用这样了啊!”
“我讨厌面包!”
“就吃一口!”
“不要!”
“可恶啊啊啊——!”
“屠宰场!”

等两个狼狈不堪的船长回到沙滩上时,其他人已经开始享用午餐了。
“啊,路飞,回来的比预想中早嘛,成功了?”看着山治和路飞打招呼的样子,罗更加确定自己是被算计的。
那些面包根本就是黑足当家给的。
不知道究竟是谁想的主意,也不知道山治是不是有意报复梅干饭团的仇,但是那两个人都是主谋者是毋庸置疑的。
“啊啊啊啊啊失败了!特拉男太赖皮了!”路飞立马加入午餐战局,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山治听了之后吐了个烟圈,然后挑了眉毛往索隆那边瞟了一眼。
“喂,厨子,记得把约好的酒给我啊。”索隆举起酒杯炫耀式地晃了一下,也有可能在向罗表示感谢。
这两个人居然还在吃面包这件事上打赌!
罗有点生气又有点无奈,结盟之后这位恶名昭彰的七武海被磨得没了脾气。
“喂!特拉男!”路飞带着几串烤串就卷了上来,“请你吃肉啦,别生气了,反正最后也没吃到面包不是吗。”
“草帽当家的,我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
“那是啥?”
看到路飞亮闪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几乎鼻尖都碰到了一起,罗就突然心软了:“我没生气。”
“嘻嘻嘻,那就好。”路飞笑的很开朗,然后把手里的烤串塞进罗嘴里。


“看来你喝不到酒了,绿藻头。”摸到索隆身边坐下的山治看着远方脸色惨白的罗笑了。
“切,”索隆把一瓶红酒灌了个干净,“路飞不会被打吗?”
“我觉得我做的烤面包很好吃啊,都是那个挑三拣四的家伙的错吧。”山治又点了根烟,“放心吧,罗那家伙说不定比我们都要更宠路飞一点,他不忍心下手的。”



从某一天开始,新世界的一个小小的夏岛被一劈为二,原因是某个极度厌恶面包的斑点帽船长被某个任性的橡胶人塞了一串某个卷眉厨子做的烤面包。

评论
热度 ( 361 )

© ✠伊蓮 | Powered by LOFTER